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的理想在希望的田野上

白樵苏诗文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渐行渐远青春志, 时辍时吟旧乐章。 于事于人料无补, 防痴防傻胜仙方。 张希田

愧解疼儿一对心  

2008-09-12 18:0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次回老家除参加珍珍婚礼外,就是约定接二老今年来太原过冬的具体时间。

二老均年过八秩,且都体弱多病。尤其是父亲患半身不遂14年,仅能拄杖下地,平时全靠母亲和珍珍照料、伺候。珍珍出嫁后两老的生活就更加困难。特别是到了冬天,家中主要靠火炉取暖,母亲又特别节俭,总是舍不得烧煤,夜间家里的水瓮多会结冰。前几年我曾数次动员二老随我到太原生活,结果次次被婉言拒绝。去年数九天我回家住了几天,切身体会到老人生活的艰难。于是下决心把他们接到出去,当然又是不同意,最后答应今年到太原过冬,第二年春天再把他们送回来。本次回家就是落实接人时间。结果两人早已商定,还是不同意走,并找了很多借口。其核心问题就是两怕:一是怕接到城里费钱,二是怕影响我们的生活。我说可以给二老在我的小区附近租房另住,便于照顾,他们更不同意了,说那更费钱。

说到底,还是一个“钱”的问题。

真是可悲啊!我堂堂一个男人,一个曾经相当级别的领导干部,竟然因为“缺钱”使二老艰难度日,真不知该羞,还是该叹!

真是:

天佑高堂过八旬,山村苦守到如今。

几番相请皆遭拒,愧解疼儿一对心。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