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的理想在希望的田野上

白樵苏诗文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渐行渐远青春志, 时辍时吟旧乐章。 于事于人料无补, 防痴防傻胜仙方。 张希田

转发诗论《学诗杂感》  

2009-12-01 20:52: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不久前,重庆诗友陈仁德先生发来短信,向我索要闻田近期诗论。我如实回复道:“闻田生性疏懒,已一年多未著一字了,令我也很失望。建议先生给他发一约稿函,或许可激发其创作热情”。翌日,陈先生发短信告我:“令弟已接受稿约,三至四日交稿”。

四日后,闻田用“飞信”将文稿传与我,并托我转交陈仁德先生。

此篇尽管是急就章,但足显其功力,发到几家诗词网站,许多读者认为是“真知灼见”。

现再予转发。

12.1

学诗杂感

张闻田

 

诗词自复苏以来,改革的呼声就接连不断,认为传统诗词格律太严,要求放宽格律;认为平水韵太旧,并且入声字已在普通话中消失,要求放宽韵脚和改用普通话新四声的韵脚。不少人认为诗词改革已是大势所趋、势在必行。在这里,我想谈一些个人的看法。

诗词是语言艺术的极致,必须讲究音韵之美,而韵脚只是整个作品韵律中的一端,是一个小问题,大的问题是整个作品中的韵律,而这个问题却正好被我们这一代人所忽视。

一切的声音都有其内在的韵律,美与不美而已。文章诗词作为语言的艺术,音韵之美更是其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尤其是诗词。

不同文体不同诗体的音韵美的要求是不同的,不同作家的音韵追求也是不同的。同是儒家,《论语》优游不迫,从容自如;《孟子》则雄快豪健,澎湃激越。鲁迅先生评论《太史公书》,说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比之《离骚》,《太史公书》是没有韵脚,但其韵律雄深雅健,是后世作者难以企及的。

诗词亦然,四言诗有四言诗的韵律,骚体诗有骚体诗的韵律。五言古风与五言律的韵律不同,乐府诗与歌行体韵律各异。曹孟德悲慨沉雄,陶渊明和平冲淡,这虽可视为诗文的语言风格,但语言风格主要是由其内在韵律决定的。

诗词的范畴应该是很大的,就其时代划分,可分为古诗词、和现当代诗词;广义的讲,古诗词应包涵古代一切诗歌民谣,现当代诗词也应包涵现当代一切诗歌民谣。而我们所讲的现当代诗词通常是狭义的,不包含自由体诗和歌曲及民谣;我们所讲的古诗词又是较为广义的,包涵楚辞,但楚辞体的嫡传辞赋体多数时候是不包含在内的,古民歌和民谣则多数时候包含在内。至于我们所讲的诗词改革,范围就更小了。基本上就是格律诗的改革。

格律诗要不要改,我的意见是不改。格律诗应包含五七言律绝及其各种变体、散律以及用律句写作的歌行,并不像我们所说的那样格律森严,如果仍嫌其束缚太甚,我们可以去写古风,可以去写骚体诗,四言诗,元曲或杂言诗以至民歌民谣,这些诗体的限制是很少的,但要写好可能要比律体诗更难些。

从五四运动到十年文革,传统文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改革开放以来虽然稍稍有些复苏,但我国现阶段的工作重点仍是经济建设,国家还无暇进行继承传统文化的工作。“仓廪实而知礼节”,我们现在正在实仓廪,知礼节应该是下一步的事。这就造成了传统文化的断层现象,现今的知识分子对于我们五千年的灿烂文化是知之甚少的,不客气的说,在学习和继承五千年灿烂文化方面,我们的很多知识分子几乎就是文盲。所以,现在的诗坛上,我们不是改革不力,而是继承得不够。我们还没有入门,还完全是些门外汉,没有继承就奢谈发展奢谈创新奢谈改革,这是最大的问题,我不敢多谈。

诗极盛于盛唐,盛唐诗人继承了古代诗歌的优良传统,推陈出新,才有了盛唐气象,盛唐之诗各体皆备,异彩纷呈,蔚为大观。然诗又中衰于唐,杜少陵集古近体之大成,其人颠沛流离,贫病以死,不虞死后却被制成标本,塑为圣人,做为忠君的榜样,被抬举到吓人的地步。

古代中国一直是专制的,塑起圣人即是专制手段之一。自孔子被塑为圣人,诸子之道遂绝,百家争鸣的局面从此结束,一鸟不鸣二千年;自杜少陵被塑为圣人,古诗之道亦坏,百花齐放的局面从此结束,一花独放千余年。这是杜少陵的不幸,更是三千年诗国的不幸。

时至今日,整个诗国仍是杜圣人一家之天下,这似乎也是不争的事实。

诗坛应该是百花齐放,一花独放是很单调的。李杜并称,李诗有逸气仙气侠气剑气,但学李诗者极少;张曲江诗味最纯,孟襄阳诗韵最胜,然一千三百年来学者绝少。苏辛词豪健旷逸,不少人视为外道;陶诗百变,随物赋形,却被人认作是田舍郎语。继承方面的问题是一千多年的老问题了,但到今天尤其严重。

至于诗词的用韵倒是应该放宽点。近年来,不少同志在这方面作出了积极的探索,比如用词韵作诗。既然可以用它来填词,为什么就不能用来作诗呢?但完全用普通话的四声,不使用古入声字,所作的格律诗词就总觉得有点别扭,用来作古风则要好一些。

学诗的道路是很杂的。陶潜得力于《论语》处特多,李白广学《诗经》《楚辞》汉魏乐府和六朝名家,出入于诸子百家,苏轼于《庄子》特有会心,辛弃疾善于熔裁经史子集。这些都是前人诗词中留下的学习痕迹,是否可以作为成功的经验去推广呢?

拉杂说了一通,都是些个人的浅见,有的还显偏激,恐怕不会为大家所认同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