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的理想在希望的田野上

白樵苏诗文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渐行渐远青春志, 时辍时吟旧乐章。 于事于人料无补, 防痴防傻胜仙方。 张希田

五十年前的故事  

2009-03-23 18:4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年前的今天,我在自己的语文课本的背面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1959323日我们高二班从刘家山搬到定兴寨”。

时光飞逝,一晃50年过去了。当年天真无邪、不识愁滋味的翩翩少年已经变成一个饱经风霜、满脸沧桑的花甲老人了。回想起当年学习、生活的情景,真是万千感慨,不知从何说起。

在我一时还没有理出头绪的时候,先以一首七律寄慨:

 

倒数流光五十年,几多回味几流连。

冬弓冷炕房无火,夜赶归程鬼划天。

咸菜宽余和水送,窝头吃紧辘肠牵。

少时识得人间苦,胜得终生励志笺。

 

由于当时的生活太丰富,故事也太多,容我摘其有趣有味者慢慢道来。

 

关于高小二班

我的家乡位于系舟山北麓。解放以后的几年间,村里学童只能学到小学四年级就无书可读了。后来,政府决定从系舟山下的七个山村招一个高小班,七村东西相距约25华里,并决定在居于七村中心的定兴寨建一完全小学。但自1957年招了高一班后,1958年的高二班便没有教室了。于是,我们被暂时安排到刘家山村将就着教学,等待定兴寨教室竣工。

刘家山位于定兴寨以西4华里处,这就使定兴寨以东的三个村的同学上学多跑几里路,这部分同学尤其盼望能早日搬回定兴寨。

1959323日,这个愿望得以实现,我激动地把它记载下来。

 

关于冬弓冷炕

刘家山本来也不具备办学条件。村里设法为我们从一农户家借了一处可做教室的房屋,并把附近的一处驴圈改造为男生宿舍。圈里盘起了U字形土炕,可睡20多人。装了两片下方各缺一个角的旧门扇,关起门来门槛上就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窟窿,可以钻进一条狗来。

冬天来了,门上窟窿我们不会堵,烧炕的柴草还须我们自己到地里去找,当然就多是睡冷炕了。数九寒天,冷风顺着窟窿呼呼吹了进来,冻得大家把头都缩到被子里。夜间小便紧了,都不想出院,便摸黑小便在一个同学自带的大油瓶里,瓶里早满了,大家继续尿,早晨起来时,流在外边的尿早把油瓶冻在地上了。大家互相埋怨、笑骂一番,第二天照旧,该尿还是尿,该冻还是冻。

 

关于鬼火划天

因学校厨房的条件所限,大家只能从家里取来窝头交到灶房热一热吃,并规定每周三周六回家取。深秋的某周日,等东边四个村的部分同学沿途呼叫集中起来从定兴寨出发时,天已黑下来了。队伍大约有20多人,有提篮子的,有担罐子的,有背布袋的,摇摇晃晃,一个跟着一个,逶迤而行。在两山之间的低洼处,当我们行进在高粱茬地边的一条小路上时,听见领头的同学说他不想在前面走了,说着就退到后边。过了一会儿,又有人悄悄退了回来。

突然,有人惊恐地喊道:“鬼来了”!这一喊不要紧,大家立即掉头就往回跑,只见有哭叫的,有摔倒的,有把窝头篮子、酸菜罐子扔到地里的,真是人人只恨爷娘只给了两条腿。但到底“鬼”是什么样子,却谁也顾不上说,也顾不上问。直到跑回定兴寨学校,找到了郜允治老校长后才七嘴八舌地诉说起来:有人看见西面山坡上有几处火光跳来跳去,一会儿飞到天上,一会儿又划到地下,后来一个火光竟在队伍前头跳跃起来,吓得领头的一声喊叫,大家便没命的逃跑。

老校长听了说:“不要怕,那是磷火”。接着派了几名教师把我们送了回去。不过,从那以后,我们再也不敢走夜路了。

 

关于窝头吃紧

1958年,村里响应中央的号召,办起了公共食堂。村干部又下令家家不得自己做饭,如看到谁家烟囱冒烟,就要被戴上反对大跃进的帽子进行批斗。与此同时,村里还要派人下户搜粮食,直至家家缸空瓮净才走。一次我正回家取窝头,看到奶奶为我藏在瓮里的仅有的三斤多黄米面被搜查的人端走了,气的奶奶直骂他们“比晋绥军还坏”。

同大人们一样,我们上学带的窝头也在食堂里按定量领取,每人一天6个窝头,再发点咸菜,三天的定量,一次带上。大人们在灶上吃,早晨可另外分到一碗稀米汤,中午和晚上就只能喝开水了。

 1958年本来粮食获得了丰收,但由于年轻男劳力都大炼钢铁去了,成熟的庄稼妇女老人收不回来,多数烂在地里。加上大办食堂的挥霍浪费,很快就支撑不住了,不过社员家里也无存粮了。

以后,窝头越来越吃紧,令那一代人刻骨铭心的“大饥荒”就此开始。

 

“小诸葛”拉起了我的手

定兴寨村有个叫老登年的,50多岁,粗通文字,还会给人掐指算卦,人称“小诸葛”。

搬到定兴寨一周后的一天,我们班在教室外上体育课。村里的几个闲人站在远处观看,“小诸葛”也在其中。这时有人说:“老登年,你不是会算卦吗?你能算出这些娃娃们谁学习最好,我们就服了你”。老登年回答说:“可以”。这时,有人跑过来与老师商量,老师正年轻,也很好奇,答应可以试一试。于是他按照老登年的要求,让学生站成两行,男生伸出左手,女生伸出右手。老登年走过来低着头一一仔细看过手掌,最后,拉起我的手说道:“这个娃娃就是学习最好的!”首先目瞪口呆的是我的老师和同学们。由于我在七村招生会考时就是第一名,到班里后,不管什么功课考试也总是第一名,所以就成了公认的好学生。

老登年的这次算卦,让他声望倍增。从此,找他算卦的人越来越多了,不仅本村的找,外村的也来请,一时门庭若市。我们班有个姓X的同学本来学习成绩不错,因迷信老登年,便经常去找他算能否考上初中,老登年掐指一算,说他肯定能考上,喜的他逢人就说。但等到考完初中发录取通知书时,却没有他的。气得他直悔恨太轻信算卦,给自己留下了终生遗憾。

 

当班主任外出的时候

小学生时期的思想到现在我也无法理解,大家总希望素来管理严格的班主任贾老师到联校去开会。因为只要贾老师一天不在,大家就可以轻松快活一天。

初夏某一天,贾老师不在了。午饭后,一位Z同学约我到野地里去捉黄鼠,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经不住乖巧可爱的黄鼠的诱惑。经锲而不舍的努力,终于抓到一只小黄鼠。两人欣喜万分,边玩黄鼠边往学校跑。想不到一进校门,看见贾老师正在清点人数。见我俩回来,气冲冲地问道:“你们干什么去来?”我俩低头不语,立正受训。贾老师见我的手始终放在衣兜里,不像立正的姿势,似乎感到蹊跷,又马上悟出了什么,走上前一把拉出我的手,随即夺走黄鼠,狠狠地摔在地上,又狠狠地批评了我们。我强忍泪水,不知是悔恨自己,还是心疼黄鼠。

深秋某一天,贾老师又不在了。是日,天气阴冷阴冷,还飘起了雪花。一位姓W的同学乘课间操时间给他父亲打了一瓶白酒,放在教室的窗台上。一位姓Z的同学看见了,说想喝几口酒暖暖身子。W同学说:“可以喝,但最少须喝半斤”。Z同学说:“行”。接着有人在酒瓶的半斤处画了印记。Z同学举起瓶仰起头就往嘴里倒,待放下酒瓶一看,已足足下去6两多。大家劝Z同学回宿舍休息,他说:“没关系,我心里凉快着哩”!

一会儿,上课铃响,历史老师走进教室。“起立”、“坐下”的仪式结束后,老师开始授课。只见喊“起立”时仍坐着的Z同学这时却站了起来,对着老师喊道:“上历史?谁让你来的?”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老师还未弄明白是怎么回事,Z同学已自己跌到了课桌下。紧接着,我们几个同学把他抬回了宿舍。

Z同学烂醉如泥地躺在炕上,起先还能不停地胡说、叫骂,并自爆出隐藏在心底深处一厢情愿的小秘密,惹得来看热闹的村里人哄笑不已;后来发展到口吐白沫,百呼不应,一动不动。房东二秀才说情况很危险,就把他抱到南背阴的雪地里,并在其胸脯上堆了很多雪,到晚上才把他抬回家里。

此次醉酒,不仅使Z的小秘密不胫而走,弄得双方很长时间都不好意思,而且使Z同学的身体元气大伤,直到半年后才慢慢恢复。

酒能醉人,而且后果很严重,这就是那一天留给我的记忆。

 

3.23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