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的理想在希望的田野上

白樵苏诗文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渐行渐远青春志, 时辍时吟旧乐章。 于事于人料无补, 防痴防傻胜仙方。 张希田

网易考拉推荐

读任复兴言情佳篇《只看了一眼》  

2009-03-29 07:3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年前的春天,我在网上读到高中同窗好友任复兴君专程去看望其初恋女友的一篇文章《只看了一眼》,倍生感慨。当年我和任君在同车间烧红捣黑,也知道他与Y君有过短暂的相恋。然而在外人看来就是这么一件极寻常的事,想不到对当事人却是那么刻骨铭心,这大概就是人类那份最纯洁、最真挚的情感吧。随后,我便作诗相赠:


               
掐指相知四十春,思来往事竟如新。
               
荧光灯下摧残梦,烟火炉前锻苦辛。
               
早视功名同粪土,唯将初恋累终身。
               
卅年两别空抛泪,一吐心章梦亦真。

 

前天,我接到另一位同窗好友董教授的电话,说他在网上意外看到一篇写任复兴看初恋女友的新长恨歌,问我知道此事不。我说任有初恋我知道,写看初恋的文章也知道,但不知有长恨歌的事。接着我从网上找到了这篇叫《垂老别》的古风。诗系土家野夫先生对《只看了一眼》的再加工,诗情并茂,可谓精彩绝伦,是我近年来读到的少有的好诗之一。文如锦,诗若饴,可谓珠联璧合,相得益彰。现将其同时收录附后,供有兴趣的博友欣赏。3.29

 

任复兴只看了一眼

发表于 2006-2-11

碧云天黄花地的金秋,我与35年日思夜想的初恋女友小Y重逢。

  那年老毛号召上山下乡,我们18个参加地区革委会三结合的中学生骨干(号称十八勇士),在机关呆不住了,被安排到晋北一个国家统配煤矿。我到机修厂当了锻工,认识了小Y。小Y穿一身洗得褪色的淡兰工作服,梳着两条麻花辫,鸭蛋脸,眼睛明亮,浑圆的鼻头,上唇显薄,好抿住嘴笑,身体微胖,非常漂亮,很勤快。不知怎么,我第一次看到她,就一见钟情。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上天安排我们之间必须有一种情缘似的。小Y的车工车间在我们锻工车间隔壁,又和我的女同学同住一屋。这为我追求她,提供了诸多便利。我的借口是给她补数学课,当辅导老师,和《红与黑》中的于连角色相当。她的室友经常上夜班不在,给我们提供了良好条件。但我们的关系决没有发展到《红与黑》中的实质性阶段,双方都不愿意那样。更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冬尼娅和保尔,温情,浪漫,中规中矩。小Y的许多话,令我终生难忘。

  我们遇到法学中所说的不可抗力。她的父母,是一五计划时支援国家重点项目,从唐山来晋北的,父亲是八级起重工。可能感到生活环境不利,决心带着六个子女再次南下晋东南,支援新矿建设。我没勇气、能力尾追千里,双方都很伤心。临行,互赠纪念物。她送我的签名《毛主席语录》,几经搬家都小心呵护,一直珍存至今;送我的灰色笔杆水笔握了十多年,当省报记者时下乡丢失了。

  起初,我们还频繁地写信。有次我的信被她的工友传阅,母亲闻知,弄得很窘。按她来信的忠告,为了各自的生活,中止了通信。我间接得知她与一个中专毕业的技术员恋爱,结婚,日子过得不错。我也经人介绍,牛粪插到鲜花上。

  有情感思维,人类才成为高级动物。与小Y的情缘,成为我生命难以割弃的重要组成部分。美丽深情的初恋女友,贤惠能干的妻子,这都是地母的赐予吧?每当遇到困难挫折,想到她们,都能增添毅力和勇气。

  两家人,分别在太行山北端、南端,相隔千里,各自生活,一晃就是三十多年。三年前,我想,是突破我们的约定,互通音问的时候了。打了几个电话,就搜索到她家的电话号码。生怕干扰她家的生活,就请与我同城的她的儿时女友小X,首先接通。我接过电话,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是略带沙哑的人说最性感的女声。她大方地介绍了分手以来的经历:先是车工,后来当售货员,已经退休,头发白了,眼睛也花了;丈夫是副处技术干部,有心脏病,刚做过球囊扩充手术;两个女儿都已经结婚,有个小外孙已经半岁。我告她头发也白了,眼睛还能看见《辞海》上的小字,有高血压、糖尿病;妻子泼辣干练;也有两个女儿,一个外孙女。从此,偶尔也通个电话。知道她像保护大熊猫一样关怀自己的丈夫。

  今年是我们省委党校干部培训班毕业二十周年,192人除6人去世、个别如我这样穷酸平庸之外,大多在市厅、县处岗位上独当一面,约定到晋城、长治重聚,为那里的同学及这两个城市建市二十周年捧场。我首先得借机看看分手三十多年的小Y,而且必须得对方配偶在场。我事前将这个想法告诉妻子,她说:小心她老汉拿棒子把你赶出来!小Y说:让你家里的也来吧!我说,妻子正侍候做了手术的母亲呢!

  一路走的多为高速路,4个多小时就到了。晚7时,按响了她家的单元楼门铃,丈夫Z先生前来开门,握手。小Y从沙发上起立,迎上来说:变了,在大街上可不敢认了!这是她在矿区的住房,新修的,110平米,装潢布置的阔气,在市区还有一套更大的。她说,原来你说6点来,怎么这么晚才来?要不,能见上女儿和外孙,我们等不上你,已经吃过饭了。她给我做饭,我说糖尿病,简单吃一点面条得了。我和老Z闲聊。我们还谈得来,把他的祖宗四代都挖出来了。曾袓在曾国藩部下行医,从湖南落籍安徽安庆。父亲原来在北京一出版社当编辑,1962年支教来长治,教导他君子不党,所以他不参加任何组织,一心干技术,平淡一生,正准备办到二线手续。我说,十多年来,我一路辞官退党,也没宗教信仰,只崇拜大自然。他深以为然,还说,下来以后想买一辆车子,带着小Y到处走走。我问,你的身体允许你开车吗?他说无妨。

  我吃着小Y做的面条,给她介绍我的全家福和她女友小X的全家福照片。她说,小X也变了,快认不出来了,父母没大变化。小X命苦,把丈夫死了。你的妻子一看就能干,两个女儿脸是圆的,像妈不像你。她真有眼力!这种遗传上的区别,以前连我都没发觉。问题是我对自己的长圆形的脸很不在意。我瞟了小Y一眼,当年的麻花辫改为造型趋时的短发,白头发几乎看不出来,只是眼角多了几条鱼尾纹,身子微胖,很富态,并不如想像得那样老。在街上对面走过来,我一定认不错。

  我给他俩合影后,小Y说是要出去看一个邻居,我起身告别。老Z送到家门口,握手。小Y当着丈夫的面,说:三十多年了,就看了一眼!她一人把我送出楼,相跟走了一段。她说要请守寡的小X过来住几天,我说小X忙碌给儿子办婚事呢,一年半截来不了。还悄悄告诉她:我还保存着你送我的毛主席语录本呢!她说:忘记了!感谢你来看我!其实我兜里还装着有她签名的语录书影,不想拿出来表诚心质证。这里不是法庭。也懒得和她握手,说:多多保重,好好保护你的大熊猫!今生今世恐怕再难见面了!她急忙说:还会见的!我扭头离开,眼泪夺眶而出。

我俩1970330日分手,20051014日重逢。

 

土家野夫   垂老别——戏拟任复兴先生赠 Y

        碧草新凋黄叶天,白云苍狗六十年。旧雨倾盖约新聚,收拾琴书下南山。
      
山南迢递千里路,当日初恋知何处。临行电话密密寻,娇音忽闻竟如故。
      
犹忆年少春衫时,娥眉初见径相思。月下煤前许白首,夜深犹补数学题。
       
少年纯真不学坏,芳心久锁罗裙带。花开堪折未曾折,枝头红颜为谁待。
      
调令忽传纸一封,父母南迁命相从。女儿有心违不得,泪眼不输斜阳红。
      
穷途儿女轻离别,临歧一吻齿为折。相濡不易相忘难,心有愁肠千千结。
       
晋南晋北隔太行,奈何愚公不帮忙。雁字殷勤书离恨,缺月长年照西厢。
        
后来长成各有寄,使君罗敷已无戏。人世沧桑敢回眸?此情长埋空相忆。
        
鱼雁久疏四十秋,儿孙绕膝人退休。故人相约毕夙愿,借道伐虢复何求。
        
山荆贤慧心如鉴,知我旧情须了断。婉言相警语再三:但须提防那老汉。
        
白发如新理旧装,中有信物暗里藏。重逢欲叙当年事,老牛吃草趁夕阳。

     久研心学通道学,故交未敢幽室约。引郎入室喜登门,果见老头据床侧。
        
伊人嫣然入时妆,可怜杏眼掩星霜。相逢一笑如旧梦,玉手端饺劝君尝。
        
白面素馅奴亲裹,老醋调味压心火。人世何处不相逢,三生石上证因果。
        
旁有虎视坐不安,出门一拱欲语难。浮生悲苦空即色,有尽岁月无尽缘。
        
百年心事归平淡,从此相勉加餐饭。半生狂名终成虚,皇天不将苎萝换。
        
裆下犹揣毛主席,临别仓皇不敢提。卿卿佯笑看一眼,已胜人间万千时。
      
但誓明年再相见,为君偷许来生愿。老泪纵横背卿垂,滚落红尘如珠散。
        
乱世儿女离散多,YY君奈若何。别时容易见时渺,为卿空赋长恨歌。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