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的理想在希望的田野上

白樵苏诗文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渐行渐远青春志, 时辍时吟旧乐章。 于事于人料无补, 防痴防傻胜仙方。 张希田

转《忆老伯》  

2009-06-23 21:2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闻田的好友、在太原某公司任职的贾培文先生获悉我的父亲辞世后,写了一篇《忆老伯》。文章从一个儿辈朋友的角度谈了对老伯的印象,在表示敬意的同时,送给许多赞许和祝福。现将该文收到我的博客中,也算是对新逝父亲的又一次悼念吧。(博主)

 

忆老伯

     2009622日下午540分,好友张闻田在坐火车去单位的途中,用手机给我发来短信。原文如下:

     老培:老爹已于本月十三日清晨五点二十五分亡故。明哲一生、清苦一生,只挣下好人二字。(此处有删节)。十七日下葬,很匆忙。丧事办的得还风光,但我觉得没什么意思,所以没有告知你。我不需要捧场,望原谅,更望理解。以后有空为老爹扫墓吧。

      我阅毕,霎时无语、无神,两行泪水顷刻间泄出。按说朋友的父亲去世,一般朋友也就是去应付应付就可以了。我不能应付,我应该去多做点事情。但是我连应付也没有去应付。

      我记得见老人家最后一次的情景。那是2007年的正月初三。我带家人从太原回老家,路过闻田的老家,我先去了他家里。当时夜幕已降,好几年不去,路途几近不识。好在有手机联系,闻田和孩子在村口的叉道口等我,接到我们时,天已大黑。进的屋子里面,那个足够百年的房子里,两个近八旬的老人,欢欢喜喜地等待着我们。伯母亲给我们倒好了开水、伯父拖着早已躺患了好几年的半个身子给我递过烟,热乎的招呼劲让人忘记了他们的年纪。更让我爱人惊喜的是,虽然她第一次跟我来,伯母竟然直呼出她的名字。过年了,我们告诉的当然是吉利的话,更多的是与伯父母寒暄。晚上快10点了,我们要告别老人家。伯母起身执意给我们装老家的特产红枣,虽然几番婉言谢绝,但是盛情难却之下还是带着老人家的情意上路了。

    老人家走了。其实84岁的老人家,没有什么遗憾。晚年的老人家衣食无忧,身边经常有人照料呵护。老人家的长子原来是一个大型国有企业的副职(原来是地市级),现虽退休,但是仍在一报社工作;他基本承担了老人家的生活来源。闻田算是老二,我们平时称呼其“二闻田”由此得来,仲虽然仕途不能与昆相比,但是文采也不相上下,也算有成。特别是85岁的伯母,自己身体尚不算好,已经陪病体伯父生活16年有余。我还记得,在支撑老人家走完人生路尘的过程中,早他去世的女儿给予了他们无微不至的关心,这些关心至今仍然被外甥女延续着。想起这些,不由得潸然泪下。

    一转眼,瓜熟蒂落,物是人非。让我不由的想起多年前,我第一次去老人家家的情景。那时两个老人家身体均可,行走还很自如。我记得那天晚上,和老伯、闻田在一个炕上同寝,老人家的话题自然从年轻到年老告诉了个遍,那些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早在这个月的8号,我曾给闻田去过消息,问他最近情况。他说:在老家。我又追问:老家有事情?父母身体可好?他没有回答我。我脑海里闪过一些不祥的预感,但是没有再追问。其时,他父亲正被病魔折磨之中。

    闻田是在办完父亲丧事归单位途中给我发消息相告的,他已经不能再忍受无处倾诉的苦楚了。年龄小哥哥20岁、小父亲40岁的他,内心许多的想法可能没有与别人沟通和交流。他的性格、他的想法、他的做事,非同寻常。也许我是唯一了解他的人。我不依不饶地埋怨他:你应该通知我的!他说:你去了老爹会流泪的。我知道他话里的含义,不便多言只好安慰他:保重自己的身体(做腰椎间盘突出手术不久),节哀吧。他回信:我知道,不多说了。想必他一个人在孤独的路途上,还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之中。

   老伯是名副其实的好人。是历尽80多年的人世被别人冠以的美名。

   我在此默默祈祷:活着的人,好好活着;走了的好人,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