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的理想在希望的田野上

白樵苏诗文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渐行渐远青春志, 时辍时吟旧乐章。 于事于人料无补, 防痴防傻胜仙方。 张希田

(转帖)漫天梨花为谁飞  

2010-04-30 21:1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十四日,大雪。
   
我没有办法赶往轩岗送朋友闻田最后一程,只有央求这飘飘洒洒的雪花带去我的悲伤,只有短信拟一首小诗给培文发过去让他代我诵读。天,下着雪;我,流着泪。为闻田的英年早逝,也为他怀才不遇的坎坷一生。
   
和他认识是在十四年前的一次河东采风笔会上,清瘦、多愁和沉默,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刻苦、才思和实在,是他给我的第二印象。当时的《难老泉声》主编马斗全老师对他很是赏识,拿他的诗稿让大家传阅,只读过几首便开始佩服这个叫“张闻田”的年轻诗人。
   
闻田不善言谈,并非拙于辞令,只是觉得话不投机,有些人夸夸其谈的时候,他宁肯给大家一个背影,望着远处的庄稼,或者天上的流云。
   
后来我们熟悉一些了,同行时他才愿意说话。当时说了很多,已经记不清了,但知道他对不同朝代的诗人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不会人云亦云,他讲历代诗人不是讲诗,也不是讲人,而是讲心。
   
他钦佩王勃,喜欢李贺,后来还写了《议李贺诗的艺术风格及其渊源》的论文,和众多为上职称东拼西凑的应制论文不同,他的论文有感而发,有思而想,其高度和创新不言而喻。我喜欢陶渊明、苏东坡,他喜欢李贺、王勃,我们便有了更多的话要说。当名家在会上大谈特谈“格律诗要不要平仄”时,我们便出去散步了。
   
跟闻田聊天真的是很愉快的事情,他说话很幽默:“马老师把你的诗给我,我看了,生气!”
   
我吓一跳:“怎么了?”
     
“看了半天挑不出毛病嘛?生气!”他慢条斯理地说。
   
我哈哈大笑:“你常用这种方式鼓励人吗?让别人从昏天黑地突然走向云开日出?在你面前不要自卑?”
 
他不笑,只是用手扶一扶眼镜,讲大课的学者一般。
   
见我无意间踩到庄稼,便说:“行人难懂稼穑苦,笑踏青苗不自知。”我忙说:“无意伤苗心已愧,休将冷雨再伤人。”(记不清原字原句了,只能记个大意)
   
后来我知道他多少年在家乡种田,孝敬父母,是近些日子才到哥哥所在的矿上工作。我觉得,他的诗歌比他哥哥写得好,只是,我没有说。他的许多诗句令人过目成诵,比如这首《浣溪沙》:


              
小雪霏霏意态佳,庭前舞罢北风斜。晚来晴景见明霞。
              
几处浮岚山有梦,何人吹笛水之涯。只无明月与梅花。


   

很美。像一幅国画,更像一部电影的空镜头,小雪纷飞,笛声悠扬,没有明月,没有梅花,但是有梦。有梦,就足以让人唤醒心头明月,直照世间佳景。
   
提到他喜欢的李贺,他说: “古代诗歌发展到盛唐时期已是登峰造极,李白、杜甫更成为不可逾越的两大高峰。
   
我点头:是啊。大李杜山一样的高度,阳光般的亮度,的确让后来人望其项背,难以接近。尽管人类感情是相通的。
   
他说:对。所以稍后的中唐诗人登上诗坛时,就面临着选择。一是走前人的老路,如白居易、元稹选择了杜甫的现实主义传统产生了新乐府运动;二是另辟蹊径,别成一体。
   
我说:“‘另辟蹊径,别成一体的诗人要占比重大一点吧?
   
他说:对。许多优秀的诗人选择了后者,如韩愈、孟郊、李贺,从而使中唐诗坛出现了二水分流的局面。再加上韦应物、柳宗元继承发展了陶谢王孟的山水田园诗派,刘禹锡又异军突起,独树一帜,所以这个时期的诗坛仍然是极其繁荣的。而李贺又是其中最有特色,最具创新精神的重要作家之一。
   
我觉得谈诗鬼李贺,不如谈李白、李商隐。他觉得李义山虽缠绵悱恻,但隐晦迷离,还是李长吉天才的幻想好。他说:李贺诗的风格主要来源于楚辞的浪漫主义;其关心时事、重视社会生活的现实主义精神又源于十五国风。我对李贺没有研究,只是学校学的和自己背诵过的几首诗而已。但是,我喜欢听他说。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和有思想的人聊天真是划算,既开悟,又省去十年勤读之苦。
   
会散之后,再没见过。但彼此会留意作品,开会不见,也会互捎问候。
   
去年,浏览网页无意看到闻田写的《谒金门?忆旧和焦丽萍并呈北风轩主人》,赶紧粘贴复制到自己的博客,并且留言:把这阕词转到这里,说不定你可以看到,祝一切如意!祝一切都好!
   
《谒金门》如下:
           
花过雨,瘦了一庭红树。花事匆匆青帝主,鸟啼留不住。
           
人世几番萍聚,无限怅怀如堵,病里题诗风味苦,落花能解舞。
     “
病里题诗风味苦,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一个字,隐去了万千艰难。他的朋友说他满腹经纶,诗不养家囊中羞涩,清苦生涯。按理说,他有才华,有讲台,有爱心,有成绩,为什么会劳困如牛呢?一定是他不善言语,与俗难容,一定是他不肯为缸里的几粒米折腰。
   
毕竟,生活是要成本的。
   
低微的收入,繁重的生活和精神压力,足以把一个家庭彻底摧毁,妻子走了,留给他一双儿女。孩子要上学,要吃饭,时时处处需要钱,而他除了心爱的诗词,几乎一贫如洗。经济的拮据,现实的残酷,人性的冷漠,使他的身体脆弱的像一张纸。我年四十不称意,把卷蜗居聊自宽,聊自宽,是很无奈的事情。文化人,不过是生活在企业尊重知识重视文化唯贤是举的口号里。不会有谁会去真正观照他的心灵。
   
据说,有一次他的一个熟人对他说:我很佩服你,有古代学者的气度,又那么有才。做人就应该这样,不要那么看重金钱。说这句话的人每月收入是他的几十倍,甚至几百倍。轻松说着:别提钱,钱算啥?身外之物还,对吧?只是一说,并不打算站到他的角度设身处地关心他,更不打算真心真意帮助他,只是说几句风凉话而已。
   
这样拿话去消遣一个窘境的书生,是该遭天杀的。因为你在打算倒掉半桌剩饭时,他正拿起剪刀剪开一包方便面;你在发愁过多食品很快过期时,他和他的儿女在饮泪止渴;你在用盐擦洗身体保养肌肤的同时,他在用热汗烘干的盐炒一小盘青菜萝卜丝;你在觉得钱算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时候,他在为儿女的书本费发愁。如果,你们站在同一个收入的高度,跟品性高洁的诗人玩高雅,你是个儿吗?你恐怕连人家的后脚跟都够不着吧,拽什么拽?若是闻田可以顾住孩子们的学费和有基本的生活保障,他会高雅到云表之上,因为他的灵魂,本来就在高处。
   
闻田终生身居土屋,寒酸度日,最后贫病交困,含恨离去。真不知道他们的工会主席是不是去吃草了?他所在学校的校长算不算渎职?总之:一个诗人在受罪,整个轩岗在丢人。
     “
途穷悲啸无今古,独立苍茫夜咏诗。读书和写诗是他唯一能够依赖的精神支柱。接下来的以醉驱烦,借酒浇愁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觉得一个原本那么有才华,那么优秀的诗人平生意气渐消磨,偶触情怀发醉歌,太可惜了;只是觉得枯坐销愁杯已干,北风寥落晚生寒太不应该了。
   
困窘的生活能摧毁一切,何况区区一个逆境中的文弱书生。
     “
客里居贫人渐老,多病多愁,万事皆草草。落尽梨花春又了,心情不似昔年好。
   
这是我收到闻田的最后一个短信吧,还说,别那么悲观,一切都会好的,却不知他已经是手术之后了,已经是卧病恹恹睡起迟,病骨衰颜不自支了。
   
他哥哥说:这七八年他确实活得太凄苦、太不易了。自己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艰难度日。孤独、寂寞、病痛天天折磨着他。
   
令人不忍卒听,不敢去想。
   
在备受生活煎熬和病痛折磨的困境中,好友闻田一直以顽强的毅力支撑着自己,不给别人找麻烦是他的性格。直到离开这个世界,也没有多说一句拖累人的话。
   
是他自己不够圆融,不懂变通,还是他所处的时代容不下一个颗纯美的心灵。古话说:灵蛇之珠,和氏之璧,得之者富,失之者贫。是有道理的。
   
希田吟长说:在闻田44年的生命里,诗词或许是唯一能够唤起他生命激情的一抹阳光!
   
马斗全老师说:(闻田)诗有七言五言,词有小令慢调,皆冲淡可读。虽亦为无师自通者,然于诗词之道,已非初涉,隐然间已见一股老辣之气。
   
他自己说:我本天上人,偶来世界游。
   
忘不了他兴之所至,出口成章;忘不了他忧国忧民,关心稼穑;忘不了他话语幽默,笑声清朗。他的才华横溢,他的人生遭际,都不能不令人感喟。怀才不遇的环境与困厄无望的生活,长期压抑着他的创作激情。这就是诗憎达命吗?
   
天下着雪,像诗人李贺为同病相怜的隔世知己,摇落簌簌梨花,漫天飞舞……     

 

                                        夏竹青     
                                                      

                                                           2010414 初稿

                                                           2010425 定稿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