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的理想在希望的田野上

白樵苏诗文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渐行渐远青春志, 时辍时吟旧乐章。 于事于人料无补, 防痴防傻胜仙方。 张希田

(转)昔人已乘黄鹤去 诗卷长留天地间  

2010-10-20 19:46: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将太原文瀛书院院长、中镇诗社社员、青年学者卫方正先生读《张闻田诗文集》后发表在自己博客上的精彩读后感转发,以飨读者。(博主)

 

   昔人已乘黄鹤去,诗卷长留天地间

    卫方正

 读《张闻田诗文集》,心里总有一种痛楚。

    痛楚于,这么优秀的诗人,怎么才活了短短的四十四岁?他笔下琳琅恣肆的诗章,不仅独步当今,而且无愧古人。他的《人间词话批评》,精辟,大气,已经可以断定必然流传不废。他的诸多诗词论文,独立,严谨,真知灼见层见叠出,完全没有时下那些各类论文的陈腐气、奴才气、铜臭气!

    痛楚于,这么优秀的诗人,他有限的、优秀的、柔弱的生命居然活得那么蹭蹬煎熬!少年失学,中年下岗,婚姻分裂,大病缠身,真可谓贫病交加。他连个电脑都没有,那些字字珠玑的诗词文章,都是在纸上一字字写出,或者手机短信中写出来的。目前能看到的这些作品,都是由其兄张希田老师和他的朋友们所保存搜集的。呜呼,倘没有兄长和朋友们尽快、尽力地整理,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他的作品就风流云散,见不到几首了!

    痛楚于,这个跟我同时代的优秀诗人,是山西原平县一个矿区中学的教师。原平县,是我去过几十次的地方。我们完全可以见面的,然而我此前虽在《中镇诗词》上见过他的诗作,却始终未曾拜访过他,缘悭一面,在我来看是终身之恨!他写《人间词话批评》的时候,我的《初秋读诗杂记》已经完成两年,现在来看,两者颇有可互相参较印证之处。假如我当时能持我的《杂记》,去拜会他,拜读他的《批评》,于他于我,都将是一种多么大的快乐啊!我们肯定可以互相启发,互相进益,成为终身的良师益友的。当然,师是他,友是我。

    然而这人世间的事情,这同类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让人叹息。可怜身后识方干,张闻田的诗远在方干之上。但同样是身后让人有如许感叹扼腕。呜呼,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张闻田最后的十多年里一直以酒为伴,以诗为歌。酒这个东西,是痛苦人的麻醉剂;而诗,则是敏感者者的镇痛药。一个痛苦、敏感、贫贱、多病的诗人,在那个封闭、落后、文化落后的偏僻山间,无一刻不在受着来自世俗生活方方面面、零零碎碎、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欺凌和侮辱,除了酒,他还能找到哪个伴侣,与他一起坚守纯洁的精神世界,漫游绮丽的诗歌王国?说实在话,我觉得他能在那样的环境中坚持那么多年,本身已经是在心血凋尽的同时,创造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他的书,那本刚面世不久的《张闻田诗文集》,没有书号,是他的兄长张希田老师花了四千元,印了五百本。其实这有什么关系?诗歌的生命力,靠自愿自发地万口传,而不是靠一个花钱的书号来保证。那些在旧书摊上总卖不出去的各种领导诗词集,哪一本不是印制精美、装帧豪华,而且是大出版社出版?但比起这本薄薄的小书,那只不过是更加垃圾,而已!

     寂寞身后事,千秋万岁名。张闻田先生千古。张闻田先生也会流传千古!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